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Ted Seides > 专门投资运动员的基金:前大联盟棒球投手的“点球成金”之路

专门投资运动员的基金:前大联盟棒球投手的“点球成金”之路

作者:沈佩玉


除了资产拥有者以外,资本配置者栏目有时会采访一些有意思的基金管理人和不同领域的意见领袖。这些人的观点对提升对投资的理解颇有助益,常常有让人豁然开朗的感觉。之前我们发布的职业扑克手安妮·杜克就是这样一位意见领袖。她的采访是资本配置者栏目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

 这次我们要带来另一篇在海外颇受欢迎的采访。这是一个基金管理人,同时又经营着数据分析公司。让我们听听他的成长经历,以及他如何创造性地开辟了一个专门投资运动员的基金。他就是迈克尔·施威默(Michael Schwimer),一个职业棒球运动员出生的基金管理人,也是Big League Advance公司(BLA)的创始人。BLA旨在为小联盟棒球选手在其艰难的职业道路上提供帮助,利用对过去棒球场上数据的深入分析来预测其所投资的职业棒球运动员的未来表现。接下来,就请大家一起来了解这个另类的基金管理人成长故事。

 施威默是前大联盟棒球投手,后因受伤结束职业棒球运动员之路。可是他并没有自怨自艾、一蹶不振,而是凭借他宝贵的棒球经验和不屈不挠的职业精神创立了Big League Advance。

 


 


 

 

 

1

选择棒球的原因

 

施威默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德里亚市长大,从小酷爱体育和数学,后来去了弗吉尼亚大学并且获得了3,000美元的棒球奖学金。但是,施威默在高中的时候还只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因为篮球,施威默被路易斯维尔大学和杜克大学招募,但他由于身体比例上的原因,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在篮球上发挥到极致。施威默高6英尺8英寸(大约2米),但如果他双臂展开,从左手指尖到右手指尖的距离要比身高短得多,这在NBA并不多见,而这会影响他在球场上的速度和技术。

 

在棒球运动中,虽然施威默当时不是那么的优秀,但他是一个不错的投手。6英尺8英寸的身高使他可以把球扔到80多米的高度。另外,施威默认为在棒球比赛中他可以更好地分析对手,所以他最后选择了能让他打棒球的弗吉尼亚大学并且为成为一名职业棒球运动员而奋斗。施威默在这四年中主要学习投球技巧、积累投球经验,这对于他而言是无与伦比的四年。

 

施威默了解身体对运动员的重要性,但意外随时可能发生,你不会知道手臂什么时候会受伤。为了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施威默早早地做好了两手准备。在弗吉尼亚大学求学期间,他也在一家纽约的对冲基金(PAW Partners)做实习生,做一些市场分析工作。如果不能成为棒球运动员的话,他可能会一直做这些工作。幸运的是2008年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第14轮选秀中,施威莫被费城队(Philadelphia Phillies)选中,签约奖金是5000美元。

 

 

 

2

小联盟球员的窘境

 

当时,球队给施威默每年5500美元的工资,施威默需要自己解决住宿等其他问题。小联盟球员的数量有7000名,但只有不到10%的人有一天会在大联盟打球,只有不到3%的人会赚大钱。在不打比赛的时候,小联盟球员不得不去做其他工作来养活自己。比较简单的工作是开出租车,这些球员本该在比赛淡季训练自己的技术,向自己的梦想迈进,但他们必须做其他不相关的工作赚钱养活自己。施威默认为这是不对的,而且这个问题一定有方法解决,所以他积极寻找解决的办法。

 

 

3

加入大联盟

 

好消息是施威默在2011年加入了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他参与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成员有罗伊·哈勒代(Roy Halladay)、科尔·哈默斯(Cole Hamels)、克利夫·李(Cliff Lee)、蔡斯·乌特利(Chase Utley)、瑞恩·霍华德(Ryan Howard)、吉米·罗林斯(Jimmy Rollins)和布拉德·利奇(Brad Lidge)。

 

小故事:有趣的是费城队(Philadelphia Phillies)对新人有一条非常“严苛”的要求。他们必须背一个粉红色的凯蒂包从球员休息的地方跑到后补球员区,而且背包上还挂着一个粉色蝴蝶结。通常来说,球员休息的地方到后补球员区有很长一段路,观众们在比赛前10分钟就会到场,你可以想象一个大高个背着一个粉色的凯蒂包从观众面前跑过。只有其他新人加入费城队,施威默才可以从这项任务中解放。

 

施威默的首次登场是在对华盛顿国民队(Washington Nationals)的比赛中。在第二次投球时,他让华盛顿国民队的二垒手丹尼·埃斯皮诺萨(Danny Espinosa)打出了一个平手的全垒打。施威默在三局的投球中投出了四次三振,他的投球方式比大多数中继投手都要多样化。但最终费城队(Philadelphia Phillies)以7:5输给了华盛顿国民队(Washington Nationals)。

 

 

 

4

棒球需要智取

 

当施威默在小联盟里,教练都会和球员一起分析对手的侦查报告。比如,教练会说:“我们的对手是这个家伙。他真的不擅长切球和弧线球,当你比分领先的时候,试着来一个快球。”有或者说:“我没有曲线球,也没有切球,要怎么办?”施威默分析了所有击球手的录像,来剖析一些细节,像击球手站在了什么地方?他们的习惯是什么?会挥出什么样的球?……所有的一切都决定了施威默的投球策略。

 

施威默是一个高个子右撇子投手,他找出和他相似的投手,看他们做了什么,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以这种方法来决定面对击球员时要用何种策略。但并非所有计划都能得偿所愿,因为投手不能保证投出的每一个球都完美。有人曾问施威默,他觉得他最好的投球是哪一个。施威默回答说:“我的投球都还不够好,击球手不会想看到那个球。”

 

 

 

5

飞来横祸,重获新生

 

施威默在大联盟打了两年多的球,不幸的是他的上唇撕裂了,肩膀也受伤了,需要休养。一开始他非常抑郁,但是在妻子的支持与鼓励下摆脱困境。施威默知道自己需要重新开始,他想了很多可以从事的职业,甚至想过改行成为一名扑克玩家。但最后,他拾起了最初的梦想——改变小联盟球员的现状。

 

在受伤之前,施威默加入了Players Association,成为了MLBPA许可委员会和执行小组委员会的一员,在里面他找到了帮助小联盟球员赚取收入的办法。小联盟不在大联盟运动员协会的管辖范围,他们甚至不在任何组织的管辖范围内。一开始施威默找了他觉得最好的棒球联盟领袖之一——迈克尔·维纳(Michael Weiner)。施威默向维纳提议说与其让球员每年赚5500美元(2美元每小时),不如支付给他们最低工资,这样他们就可以保证温饱,有更多时间打球,也有利于棒球的发展。但维纳请施威默理解他的立场,他必须维护大联盟的利益,而施威默的提议会让以维纳为代表的人损失数百万美元。施威默其实理解维纳的处境,但唏嘘没有人在意小联盟球员。而现在是时候完成这一目标了,尽管施威默每天还要去康复中心。

 

 

 

6

建立Big League Advance的漫漫长路

 

施威默决定付给小联盟球员最低工资,如果该球员成功进入大联盟,那么施威默需要拿走他们将来收入的一部分。但如果那些球员没有成功,那么施威默将赔的血本无归。要实施这一计划资金是不可或缺的,他先想到的两个人是彼得·莱特(Peter Wrigh,来自施威默之前实习的对冲基金PAW Partner)和马文·布什(Marvin Bush)。但他们都拒绝了施威默,他们认为施威默无法为这个项目募到一分钱,因为有1000个人可以告诉他们谁棒球打得好。施威默必须用模型、数字来告诉投资者这个项目的价值。

 

起初施威默以为击球员的上垒率很重要,后来他发现预测大联盟的成功率对小联盟而言无关紧要。他学到的一个重要的道理是:过去的结果不能预测未来的结果,实际上过程本身比结果更能预测未来。例如,如果我的棒球在一垒手头顶上被击破100次,而你的球棒在中外野手头顶上被击破100次,那么你在大联盟中成功的概率就会比我高很多,尽管我的上垒率非常高。

 

施威默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将数据概念化。假设你和我都有10支全垒打,但是你在第五节的比赛中10个零盖帽并打出了10个全垒打,而我在和克莱顿·克肖(Clayton Kershaw)的比赛中也打出了10支全垒打。那我加入大联盟的潜在可能就比你大多了。大联盟的投手普遍要比小联盟水平高很多,所以我们更关注那些面对更高难度投球的球员。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永远无法进入大联盟的投手,就算你打了10支本垒打,但这些数据对于施威默来说一文不值。能够预测球员是否能成功的要素是:球员的对手是否优秀、他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打球以及球场的状况。施威默认为必须把所有的要素概念化才可以得到一个真正的预测模型。

 

施威默付出了无法想象的努力,耗时一年才完成了这个预测模型。施威默每天花14到16个小时来建模,2个小时在康复中心,剩下的时间睡觉,周而复始。尽管听上去很辛苦,施威默却很享受这个过程,但沮丧的是90%的工作都不重要,但你不尝试就无法理解它的重要性。

 

2014年,施威默完成模型,回顾之前的29年,他从未做过这种事情。施威默重新找到彼得·莱特和马文·布什,向他们展示成果,并说服他们制定一个商业计划、做一些尽调和一些法律文案工作。2015年10月,施威默第一次参加投资者模拟会议来介绍他的商业蓝图。那天他在华盛顿见了13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们提出尖锐的问题试图“摧毁”施威默,但也就在那天,施威默开始学习如何回答投资人尖锐的问题。当真正去募资的那天,施威默相信他会准备地更充分。

 

施威默建立了一个对冲基金的结构来募资,所以投资者可以以GP或者LP的身份投资。一开始施威默只是寻求LP的资金,但是有投资者说:“我们可以以LP的身份投钱,但是我们也要占1/3的GP权重,当然我们也会为这1/3付钱。”即使这是一个“圈套”,施威默还是接受了这一条款。最后Big League Advance成立了。

 

 

7

Big League Advance队伍集结

 

施威默参加了一个医疗保健会议,他是冲着会议的特邀嘉宾保罗·德波德斯塔(Paul DePodesta)去的。他是Moneyball的成员,而且施威默相信他是20年以来棒球史上最好的总经理。施威默只是想当面向德波德斯塔表示感谢,因为他所带领的队伍创造了很多指标和数据,而它们对施威默的模型意义非凡。出乎意料的是德波德斯塔对BLA非常感兴趣,因为他早在2004年就想做与BLA相似的事情,并且当时已经筹集到了资金。但就在那时,道奇队(Dodgers)请德波德斯塔担任总经理,他和妻子考虑再三,最后接受了道奇队的邀请。而12年之后,终于等到另一个人真的着手做了这件事情。德波德斯塔以第二股东的身份加入了BLA,这也是当时BLA的一个重大突破。

 

当然,吸引球员签约才是BLA商业模式中最重要的一环。那施威默如何让球员签约“出售”他们的未来呢?首先,设身处地的为球员着想,向他们提供资金帮助其成功加入大联盟。其次,在签约前明确球员了解他们在做什么。施威默要求每个球员签约前都和他们的律师、经纪人和财务顾问谈一谈,所有小联盟球员都有经纪人和财务顾问。BLA有一套签约流程,并且会录下来。在签字前,施威默会问每个球员20个问题,以确保他们了解合同内容。比较重要的问题是以下两个:

  • 如果你赚了5亿美元,你就会欠我们2500万美元,你知道吗?

  • 如过你没有赚钱,你就不会欠我们一分钱,你知道吗?

 

对于经纪人而言,他们不用付一分钱给BLA,即使BLA为他们培养球员进入大联盟。但是,有一些经纪人还是禁止他们的球员与BLA签约。因为经纪人受联盟的严格监管,他们每年都要签下球员,但只有球员在大联盟打满三年之后经纪人才能得到报酬。经纪人可能7年都无法在一个球员身上收到报酬,但他们每年都要为球员提供服务。而BLA会让经纪人担心他们的球员会在他们得到报酬前选择离开。但这只是一小部分经纪人这样想,大多数经纪人对BLA很有好感。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施威默提议球员、经纪人和BLA做一个三方会谈,这样球员就会得到真相,而不是相信被经纪人加以曲解的信息。

 

 

 

 

8

Big League Advance的宏图大志

 

BLA第一期基金募集到了2600万美元,第二期募集了1.3亿美元。第一期基金的钱投资了77位球员,第二期资金将投资500位球员。施威默的梦想不再局限于只造福小联盟棒球运动员,他希望BLA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分析公司。为实现这个梦想,第一步是要找一个了解体育各方面的聪明人。那个人就是杰森·罗森菲尔德(Jason Rosenfeld)。罗森菲尔德在哈弗体育俱乐部担任了两年的高级分析主席,又帮火箭队(Rockets)建立了正在使用的系统。与姚明的相识让罗森菲尔德意识到NBA在中国潜在的商业机会,在19岁那年自学普通话6个月就可以说地非常流利了。后在哈弗选择普通话为第二专业。之后,罗森菲尔德去了上海大鲨鱼队(Shanghai Sharks),在20岁那年,他成为了大鲨鱼的副总经理。回到联盟后埃尔文·约翰逊(Magic Johnson)邀请罗森菲尔德去湖人队(Lakers),不出意外地话他会成为湖人队总经理或者其他队的总经理。

 

施威默给罗森菲尔德打了电话,和他说了很多BLA的愿景和情况。几个礼拜后,罗森菲尔德打电话给施威默说:“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你介意我接受它吗?”所以,罗森菲尔德离开了湖人队,加入了BLA担任首席战略官,管理整个分析团队。同时,罗森菲尔德还介绍了一些其他成员加入BLA。

 

值得一提的是,有两个足球联合会找到了BLA,愿意提供每年数百万美元的合同,让BLA帮助他们在卡塔尔世界杯中使用先进的分析技术,但BLA拒绝了。因为BLA必须权衡他们付出的时间和努力、最终的目标和成功的机会。另一方面,现在有三支NBA球队打电话给BLA说想要解雇他们的整个高级分析部门,让BLA远程为这些球队做分析。BLA过去从不同的体育队伍中挑选最好的成员加入他们,而现在施威默发现那些队伍意识到了这一点。

 

 

 

9

施威默趣事

 

施威默是一个不喜欢开会的人,因为他相信团队。但后来发现很多时候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当施威默需要某些东西时,他们会提出与他想要的不完全一致的东西。于是施威默说:“等一下,如果你有不明白的地方,告诉我,我们可以再确认一下。” 施威默以为每个人都会来找他,但其实没有人真的来。所以他问自己:“好吧。我们一定要开会吗?”后来施威默终于明白了人们做一些事情是有原因的。

 

 

【结语】

 

施威默的采访使我认识到了募集资金、创办一个有价值的公司是多么的难。从创始人的角度来讲,当施威默第一次被彼得·莱特和马文·布什否定时他没有放弃,而是承认自己的不成熟和缺点从而进一步完善他的模型,不气馁、不放弃才成功的筹集到了第一笔启动资金。从合伙人的角度来讲,BLA创造的价值是金钱无法衡量的,只有这样的公司才能吸引像德波德斯塔和罗森菲尔德这样优秀人才加入。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BLA有着前无古人的商业模式,投资者到底要如何才能抓住这样的投资机会?我们祝愿施威默和BLA能够真正“点球成金”。

 

 

更多内容请前往公众号首页点击往期回顾

 

 


本栏目中文版由上海浦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星华木兰资本联合赞助

 

 
 

 

资本配置者专栏:由Ted Seides于2017年创建,该音频节目致力于探索资产管理领域的最佳实践,并曾被巴伦杂志评为商业金融领域最佳音频节目之一。资本配置者栏目专注采访全球顶级资产拥有机构和管理人的想法及其背后的过程,了解这些资本“帝国”的守门人如何配置其时间和资金。除了他们的工作理念以外,你也可以了解到这些掌控巨额资本的人平时的生活。

 

 

Ted Seides:曾是美国对冲基金母基金Protégé 的创始人之一和联席首席投资官。在2010年,他被Larry Kochard和Cathleen Rittereiser在其所著的«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一书中列为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在职业生涯早期,他师从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在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进行公开市场基金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他也具有家族办公室的管理经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