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Ted Seides > 理查德·罗兰士:亚洲投资大师对ESG整合投资的看法

理查德·罗兰士:亚洲投资大师对ESG整合投资的看法

作者:妙盈科技 Kenny Chen,CAIA


 

 

 

理查德·罗兰士(Richard Lawrence)是高观投资(Overlook Investments)的创始人及主席。高观投资是一家于1991年由罗兰士创立,专注于亚洲股票市场的价值投资者。作为最早期一批整合ESG投资理念的亚洲投资大师,本期的资本配置者节目将与大家分享罗兰士在投资亚洲上市公司中关于企业治理、环境等领域的观察与亲身经历,并围绕高观投资的投资理念,探讨企业围绕ESG转型的最佳实践案例。

 

 

 

第一部分:从亚洲企业治理问题

ESG全方位整合

 

罗兰士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亚洲通”,他1985年就从美国搬到了亚洲,在初期投资亚洲股票时发现当时的公司面临严重的企业治理问题。由于大部分的企业都是由家族成员控股,从而造成董事会一家独大的局面。罗兰士从那时候开始改善亚洲上市公司在企业治理方面的最佳实践;他在1995年左右开始将社会因素纳入投资的考量标准,并于2005年左右将环境问题正式纳入投资评估框架。

 

 

1.1

早期投资发现亚洲上市公司

企业治理层面的乱象

 

在1987年左右,罗兰士投资的一家地产公司面临严重的企业实控人失职问题,罗兰士在多次与高管交涉无效的情况下,将他们所收集的证据公布于南华早报,并发起了临时股东大会。在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前一天,罗兰士在香港的公寓被人侵入,虽然并未造成任何财产损失,但这是来自该企业控制人一次直接的警告。虽然后面的临时股东大会并未实现罗兰士的目标,但是该次公开曝光与临时股东大会的召开带来了很大的舆论影响,这是罗兰士初次去改善一家企业治理问题的重大尝试。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大部分的韩国企业面临高负债率的问题。罗兰士投资的一家名为泰光集团(Taekwang Industrial)的公司虽然没有任何负债方面的困扰,但是该企业高管在大举斥资6亿美金收购纺织工厂的过程中,使用了非常激进的摊销折旧手段,将该资产于3年内摊销。此外,该企业采用多种方式规避税收,但是估值却只有两倍的市盈率。因此,在罗兰士与该企业创始人交涉改进无果的情况下,罗兰士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按照当时韩国法律仅允许家族成员外的投资人参会,并希望通过临时股东大会命名一位外部审计代表。看似势在必得的临时股东大会,在韩国基金临时投票倒戈的情况下失败了。罗兰士在几次失败的经历中发现,欧美的激进投资方式对于亚洲企业的效果不佳。

 

 

 

 

1.2

探索适合亚洲上市公司改善企业治理的模式

 

在亚洲多次推动企业治理改善的行动失败之后,罗兰士开始思考亚洲企业治理环境的特殊性。亚洲的企业家非常精明并且乐于接受建议,但是不欢迎公开的指责,与欧美的环境有较大区别。因此,罗兰士决定采用有别于欧美的方式与亚洲的企业合作。罗兰士开始推崇一个叫做“现代金融技术(MFT)”的理念,该理念致力于通过无对抗、私密的方式与各大企业主席及CEO进行直接沟通,从而改善上市公司的企业治理与资本管理合理性。该模式直接面向最高级管理层,不在公开市场指责企业的情况下,实现友好的对话与对应治理目标的改善。该理念实行一段时间后,甚至有来自台湾的上市公司慕名而来,向罗兰士请教学习MFT的治理理念。

 

罗兰士并不是一位激进投资人,因此他更乐衷于与被投公司的高层建立可持续、真诚、开放、透明、私密的关系,并为其填补在企业治理层面经验的空缺。罗兰士认为亚洲人乐于开诚布公地沟通并虚心接受建议,但是这仅限于私下的直接沟通,这与激进投资者通常会发起代理权争夺完全不同。

 

 

1.3

开始关注社会与环境层面因素

 

罗兰士开始深入关注社会层面的因素是他在1997年至1998年之间在中国调研制造业工厂时开始的。罗兰士对于底层工人的工作环境感到非常的担忧,并开始将这一因素纳入他投资中作为重要的考量因素。通常,高观投资会直接排除社会层面分数特别低的公司,但是罗兰士认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的企业在合适的引导下,非常有可能实现跨越性的改变。

 

对于环境的关注起源于他的个人生活。在一次他与女儿去洪都拉斯参加飓风灾后重建的志愿者活动中,他意识到了气候变化带来的重大影响,并开始将碳中和的理念应用于自己的公司运营与对外投资中。对于不符合他们在环境方面的投资条件的企业,目前罗兰士认为采用直接的排除方式是最为之有效的方法。

 

罗兰士坦言亚洲企业目前在环境数据披露上面临更严重的问题。高观投资认为企业应当清晰地知晓自身的碳排放情况,在高观投资覆盖的市场中44%的企业未披露自身的碳排放数据,主要原因是企业缺乏相关的知识和环境管理工具的可及性。更重要的是,亚洲是一个政府政策驱动的市场,因此企业会更关注政府直接监管的要求。在披露碳排放数据的企业中,罗兰士团队发现有非常多的企业会操控自身碳排放数据,从而影响环境数据披露的准确性。

 

 

 

第二部分:高观投资在亚洲的ESG投资理念

 

 

2.1

如何评估环境筛查模式带来的机会成本

 

高观投资在亚洲不投资任何与化石能源相关的企业,但罗兰士发现非常多的能源企业目前在寻求积极的改变,并且能够实现理想的转型效果。比如,他非常看好的一家丹麦公司Orsted, 在过去十几年间由一家传统的石油和天然气企业成功转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一家风力发电公司。此外,BP集团也宣布将在2050年实现全面碳中和目标,壳牌也在致力于向该目标转型。

 

罗兰士认为基于环境的排除式投资并不会错过任何投资上的机会成本。根据罗兰士团队根据自1926年以来资本市场的数据进行了回测,在筛除化石能源企业的情况下,该投资组合对包含化石能源的投资组合收益相差不超过0.5%。

 

同时,罗兰士认为清洁能源企业已经在资本市场证明了其在成本以及现金流方面的独特优势。在7年前,高观投资了中国的清洁能源企业长江电力,长江电力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清洁能源企业之一。罗兰士投资长江电力的原因是认定清洁能源会成为比煤炭发电成本更低的电力来源,并且长江电力是中国发电成本最低的能源企业。在去年,长江电力产生了超过50亿美金的现金流,同时其再投资成本低于2亿美金,因此长江电力拥有非常有效的现金流创造能力,该投资很好的印证了罗兰士对于环境方面的投资理念。

 

 

2.2

 

评价企业ESG表现的三大原则

 

罗兰士对评价拟投资企业ESG表现情况时有三大原则:

 

1) 企业应清晰认知自身业务对环境的长期影响:罗兰士认为在目前阶段,企业是否披露排放数据比这一数值的大小更重要,这是企业关注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态度。在缺乏披露数据的情况下,资本市场投资人就无法对拟投资公司进行可比性分析。因此,罗兰士强调是否披露数据比具体的数值更重要。

 

2)企业是否会操控ESG数据的准确性:罗兰士非常关注企业披露数据的准确性,对于操控企业排放披露数据的企业采取零容忍的态度。目前有部分企业会通过隐藏分支机构排放数据及采用不同会计标准等方式操纵排放数据。因此,高观投资支持了许多国际上的碳排放披露项目,如TCFD与CDP组织,从而鼓励企业重视披露数据的准确性。

 

3) CEO与董事会的重视程度:罗兰士认为单是CFO层面对于ESG的关注是不足的,需要CEO及董事会等更高层面的利益相关方参与。罗兰士更加关注宏观层面的资本配置合理性以及公司行动与巴黎协议的一致性。他认为错误的企业资本配置结构将会导致未来15年至20年的重大影响。

 

罗兰士强调:解决环境变化等重大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因此理解自身业务对环境的长期影响、完善披露、董事会的重视是推动企业长期发展的重要因素。在高观投资内部,只要这三大原则表现优秀的企业,就可以得到A级的ESG评分。

 

 

 

2.3

 

 推进能源公司转型做了哪些努力?

 

高观投资通过多种方式推动企业进行转型。罗兰士团队投资的一家台湾企业曾经有超过8百万吨的碳足迹,高观推动该企业投资可再生能源从而降低自身的能源消耗量,目前这家台湾公司迄今已承诺投资超过20亿美金的风力发电项目,在创造非常可观的财务收入的同时,也极大降低了自身的碳足迹;罗兰士团队也曾推动另外一家台湾智能电子平台服务商通过服务更多碳足迹低的企业,从而实现环境层面的转型。

 

 

【结语】

 

罗兰士早期进入亚洲的时候适逢亚洲金融市场的开放,经历了上市公司ESG治理方面的各种乱象。罗兰士为推动亚洲上市公司完善ESG实践付出的努力以及宝贵经验值得各投资人参考。我们也非常欣喜地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上市公司在致力于碳中和目标的转型,并得到了国际投资人的认可。正如罗兰士所言,亚洲是一个政策驱动的市场,随着各大交易所指引政策的完善,我们会观察到更多的上市公司在ESG治理方面的改进。

 

 

更多内容请前往公众号首页点击往期回顾

 

 


本栏目中文版由上海浦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星华木兰资本联合赞助

 

 
 

 

资本配置者专栏:由Ted Seides于2017年创建,该音频节目致力于探索资产管理领域的最佳实践,并曾被巴伦杂志评为商业金融领域最佳音频节目之一。资本配置者栏目专注采访全球顶级资产拥有机构和管理人的想法及其背后的过程,了解这些资本“帝国”的守门人如何配置其时间和资金。除了他们的工作理念以外,你也可以了解到这些掌控巨额资本的人平时的生活。

 

 

Ted Seides:曾是美国对冲基金母基金Protégé 的创始人之一和联席首席投资官。在2010年,他被Larry Kochard和Cathleen Rittereiser在其所著的«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一书中列为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在职业生涯早期,他师从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在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进行公开市场基金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他也具有家族办公室的管理经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