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Ted Seides > 【对话1】白兰地家族办公室首席投资官:詹妮弗·海勒

【对话1】白兰地家族办公室首席投资官:詹妮弗·海勒

 

 

詹妮弗·海勒是白兰地(Brandywine)信托集团总裁兼首席投资官。Brandywine成立于25年前,为一些家族管理资产,这些家族都具有长期和跨代的视野。如今,Brandywine为这些家族管理着近90亿美元的资产,这些资产大部分来自25年来所积累的复利。

 

我们的对话从Jenny在印度和南非的非盈利微观金融机构的不愉快经历开始,然后转到她代表非营利组织和家族进行资产配置的工作。我们会简要谈到为那些纳税的投资者挑选经理人的小技巧,执行长期战略的潜在挑战,从错误中得到的经验,以及指导的重要性。通过对话,Jenny清晰而深刻的思维过程为我们提供了智慧的火花。



 

 

 

 

 

 

投资的初衷

 


 

 

Ted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投资产生兴趣的?

海勒

我不是那种从中学或小学就对投资感兴趣的人。我爸爸是一名医生,我妈妈是一位律师和一位艺术史学家。当我在美林投资银行得到我的第一份工作时,他们都认为我将成为一名股票经纪人。老实讲,我最终离开那里是因为我在大学期间就对微观金融提不起兴趣。当时,我在南非待了一个学期,我主修的是政治经济学专业,但是我知道我对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一无所知,所以我需要接受一些培训。这就是我如何开始涉足银行业的。那时我不确定未来银行业会如何发展,但我还是从在投资银行的经历中,学到了一些关于捐赠基金的内容。大概是在9/11危机之后,我觉得这不是我内心深处想要从事一辈子的职业。我喜欢这份工作中的分析部分,但我真的不喜欢销售,坦白地说,我也不擅长销售。所以我在我们的大学网站上搜索看看有什么工作机会。当我看到了一份斯坦福大学基金会的工作时,我说:“哇,这真是一个很棒的工作!”它融合了金融和非营利两部分特性,这就是我要追求的方向。我求了他们八个月给我一份工作,最后他们终于同意了。



 

 

 

 

 

起点:在南非从事微观金融

 


 

 

Ted

微观金融是什么样的?你是怎样开始对它产生兴趣的? 那是什么样的经历呢?

海勒

在大学期间,当我的很多朋友要去欧洲交换一学期的时候,我决定要去南非。我不知道是什么把我吸引到那里去的。我小时候和父母去过很多发展中国家。我非常喜欢南非,我知道在种族隔离制度废除后的四年里,作为一个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我可以在那里学到一些东西。那似乎是一段非常有趣的时光。当我在那里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非常注重经验学习,非常注重让我们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方向。我联系了一位经济学教授,他给了我一本默罕默德·尤努斯的书。穆罕默德·尤努斯是格莱珉银行的创始人。我读了他的书后眼界大开,以至于我现在能够管理一个家族办公室。虽然我的生活经历了一些波折,但这真的让我很兴奋。

Ted

你在南非的经历中是否得到了一些经验教训,一直伴随着你到今天?

海勒

这是个好问题。首先,我认为很有趣。我曾经在两个国家生活过一段时间,这两个国家和美国非常不同。我在南非待了一段时间,在去商学院之前,我还在印度生活了6个月,为一家非政府组织工作,试图更多地了解微观金融问题。我从这两个国家的生活经历中都学到了一些东西。第一,你必须有耐心,因为这些国家的做事效率使你不得不放慢步伐。尤其我在那里的时候,这些经济体效率是非常低的。例如,在印度的时候,给我父母邮寄一个包裹意味着你必须在邮局花费一个小时,等着他们把包裹用绳子包扎起来,这真的是让人等得非常生气,但是我认为放慢脚步、学会从容做事还是有很多价值的。给自己时间和空间去开阔一下思路,去真正地吸收一种文化。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价值。



 

 

 

 

 

加入斯坦福大学基金会

 


 

 

 

Ted

你是哪一年去得斯坦福大学基金会?

海勒

是在2002年。人们今天可以通过报纸了解基金会每年的绩效情况,当时还没有达到这种水平。

Ted

当时的领导是麦克·麦卡弗里?还是约翰·鲍尔斯?

海勒

是麦克。

Ted

讲讲你的经历吧?

海勒

真的非常精彩。坦白讲,从银行界出来的我感受到了巨大宽慰。我很有幸在斯坦福大学基金会工作,当时公司里也发生了很多事情。迈克是一个新上任的首席投资官。我的工作是负责管理一部分基金,这部分基金一直以来处于管理不善的状态。这是11份来自不同学校和部门的资金,有点像小型的学校捐赠基金。所有的学校都有一笔数目可观的资产,因为那时我们刚刚经历了技术股的兴起与衰落。在那个时期,仍然有很多价值被创造出来,但从来没有人真正仔细研究过这些资产。所以我的工作就是作为一名分析师,我猜他们当时也是想让我去弄清状况,去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他们参考。研究不同的资产大类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因为这些资产是如此的不同。从事捐赠基金的工作也是非常激动人心的,因为我们的团队很新,充满能量,实际上很多人也是来自银行业。我认为那里有非常严格的纪律和职业道德,但同时也有足够的自由去思考,所以我爱上了这份工作。我丈夫给了我很多建议,我倾向于把工作浪漫化,但他总是说,你要留意领导们每天都在做什么,他们做的工作你是否喜欢。事实上,我是喜欢领导们所做的那些工作的。我每周都要和他们一起开会,我喜欢他们工作的广度,他们总是和非常聪明的人见面,我也很喜欢他们有很实在的影响力,所以很有趣。

Ted

你待了多长时间?

海勒

我本该在那里待两年的。但最终我老板妥协了,在那里待了两年半,然后在去商学院之前,又在印度待了六个月,确保我能弄明白在商学院之后我想走哪条路。我把那段时光视作“人生磨练期”,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大量冒险,但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你必须开始思考你未来期许的职业生涯是什么样子的。



 

 

 

 

 

 

在非盈利组织中学到的经验

 


 

 

Ted

起来你在去商学院之前就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热情。在学校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觉得:“也许我应该试试别的”,或者让你觉得:“我已经有了两年很棒的经验,可以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海勒

让我继续做我来商学院之前做的事情,对我来说太无聊了。我也从未想过我会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我在印度的那段时间让我认识到,我并不想进入非盈利性的微观金融世界。

Ted

请你讲述一下是什么事情改变了你的想法。

海勒

我在那里为一个非政府组织工作,它有一个很大的微观金融部门和一个公私合营部门,它是由世界银行资助的。看起来它似乎是一个可以让你挥洒激情的完美机构,但是坦白地说,我发现这个工作令人非常沮丧,可能是因为我带着一定程度的自大来到这个我一无所知的组织。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我去改变什么,他们做事的效率不仅慢,而且非常热衷于想方设法从世界银行获得拨款而不是去真正地做事情。我以为他们想要努力去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但是他们总是不知道如何去做,一个项目结束就想着怎样去获得下一次拨款。他们没有足够的措施去努力让贫穷的女性生活得更好。


我认为有一些事情这个组织做得很好,但是当你作为一个外人进入一个新领域的时候,你会看事情看得相当清楚,正所谓“旁观者清”。例如,他们参与了一些公私合营项目,实际上是在给那些支持他们的人赔钱,尽管他们在账面上看起来很不错,与某大型农业公司或者某零售商有合作关系听起来也很不错。所以我有点失望了。坦白地说,我还认为当时在印度,人才并没有涌向非营利部门。某种程度上,能够在非营利组织工作是一种奢侈。当处在一个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中,人才都涌向了科技行业和金融行业。


因此,在非营利部门和许多小企业中都存在着一些人才缺口的问题,我们正在研究并填补这些缺口,但是对于更大的组织,我不认为我们做得很好。其次,我意识到了我不想在这个行业继续待下去了。当涉及到微观金融和其他任何可持续发展的工作时,我认为最好的做法是在实践中完成,即在发展中国家完成。我的朋友、我的家人和我的丈夫都在美国,这很现实。这也是我申请商学院时有人问我的一个问题,问我的目标是否具有现实可行性。其实我的目标是不现实的。事实是,我很享受作为美国人。



本栏目中文版由上海浦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星华木兰资本联合赞助


 
 

 

资本配置者专栏:由Ted Seides于2017年创建,该音频节目致力于探索资产管理领域的最佳实践,并曾被巴伦杂志评为商业金融领域最佳音频节目之一。资本配置者栏目专注采访全球顶级资产拥有机构和管理人的想法及其背后的过程,了解这些资本“帝国”的守门人如何配置其时间和资金。除了他们的工作理念以外,你也可以了解到这些掌控巨额资本的人平时的生活。


Ted Seides:曾是美国对冲基金母基金Protégé 的创始人之一和联席首席投资官。在2010年,他被Larry Kochard和Cathleen Rittereiser在其所著的«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一书中列为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在职业生涯早期,他师从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在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进行公开市场基金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他也具有家族办公室的管理经验。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