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Ted Seides > 【对话4】康桥汇世CEO大卫·卓利:创新的重要性

【对话4】康桥汇世CEO大卫·卓利:创新的重要性

  摘要  

 

  • 康桥汇世在投资中的创新
  • 康桥汇世如何看待自己的竞争力?
  • 康桥汇世展望下一个十年

 

Ted

你之前谈到了创新的重要性。那么你在投资过程的哪些地方会进行创新呢?

卓利

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是我非常坚信的一件事,就是去评估你如何做决策,如何领导员工。它不像人工智能,也不像大数据,即便我们拥有很多大数据。我们一直在查看这些数据,试图从中找到优势,帮助我们了解在哪些地方经理人可以增加价值。我们所做的工作之一就是确保我们了解决策过程中的偏好,了解如何创建一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中我们可以让彼此(所有人)对我们的决策偏好负责。

 

丹尼尔·卡尼曼真的是我的偶像。我认为卡尼曼和特维尔斯基真的是才华横溢的人,他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有偏好,以及为什么我们必须要对其负责,但是这并不是全部,我们必须创建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负责的环境。相比于我单独做决策,这样的环境会迫使所有人努力找出我的偏好,帮助我看见我的偏好。

 

在这方面,我认为这项工作非常重要。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学校没有开设行为金融学课程,所以我去找系主任,说,“我认为我们缺少了行为金融学课程。让我自行安排课程,花一个学期学习卡尼曼和特维尔斯基的著作,然后我会给你反馈,帮助你理解为什么那些管理投资基金的学生需要学会制定更高效的决策流程和决策团体,帮助你制定能够走向未来的标准。”

 

我认为那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三十年前数据是非常缺乏的。记得我开始工作的时候,有时候为了能够更快地获取信息,你需要整晚地加班。而现在,我们的团队每天都需要面对海量的信息。重要的不是你得到多少信息,而是你对所得到信息的整合分析能力,以及你如何能作出获得优势的的决策部署。

 

我认为理解这些动态事物并且理解人的思维是如何运作是非常重要的。

Ted

你刚谈到了你对竞争充满激情。那么从竞争的角度,你如何看待康桥汇世的业务?

卓利

真的很有趣。在捐赠基金和基金会方面,我认为今天大多数听众都知道,我们拥有很大的市场份额。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占市场的50%,60%。我们的竞争者往往是精品投行和大型养老金基金,它们试图建立一些捐赠基金和基金会业务,例如美世、怡安、铁塔。或者那些是从捐赠基金和基金会办公室离开的首席信息官所创建的外包首席信息官办公室。这是我们面对的竞争。

 

在养老金方面,局面是三大公司和一些其他的。三大是怡安,铁塔和美世,他们都有他们自己的优点。在私人客户方面,非常分散,不同精品投行、多家族办公室、银行的市场份额都不超过2%。我们的业务在不同地方的竞争都是不同的。上面我所说的都是基于美国和西欧市场的情况,亚洲市场的竞争是很不同的。

Ted

当你展望未来五年或是十年,你认为康桥汇世下一步应该做的是什么?

卓利

我们将一直致力于确保我们拥有合适的人才,为我们的客户带来丰厚的回报并成为出色的合作伙伴。在未来五到十年内,这种情况不会改变。我认为将会改变的是,我们在亚洲的足迹将会扩展到更多地方,因为那里有许多有趣的投资想法。我们在那边已经有一支优秀的团队。随着我们继续在亚洲探索好的投资机遇与想法,尤其是在中国风险投资和成长股权方面,我们的投资和业务应该会继续扩大。

 

当今中国的私人财富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或下一代的加入,企业家开始考虑未来的情况会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向西方学习。他们参观访问欧美的家族办公室。那些家族办公室谈到:“这就是我们的运作方式,你们应该与康桥汇世谈一谈。”

 

如果你愿意尝试在那些地方建立基础架构的话,我们的业务就会获得发展的动力,因为私人客户变得愈发机构化。

Ted

在公开市场上,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先锋投资公司成长非常快。对我们来说,要迈开一大步来进行被动投资,并且真的很难跟上——很难跟上标普指数,在过去十年里很难跟上60/40的投资组合(投资组合包含60%股票和40%国债)。在种种现存问题面前,你认为用尽全力来解决问题是否值得呢?

卓利

好吧,首先,我认为我要从两个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用尽所有的人力来解决它是否值得?我觉得是不值得的,如果这样做的话,在收费上会有所增加,但最后得到会是一个负回报。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为客户带来更多财富的话,这样做并不意味着它是不合理的。我是这么想的,对于绝大多数的机构和资产所有者来说,转向先锋投资公司、指数投资、被动投资等是合理的,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那么做也是合理的,因为我们已经在为我们的客户创造更多的增值空间。

 

我和我的团队的工作就是,不断评估我们的作用是否体现了出来,我们能否继续做我们现在在做的。我们的答案是可以,我相信我们在将来可以一直如此。在某种程度上,当市场上只有很少一部分的人在追求积极投资管理,这可能提供给我们额外的一些机会,因为市场的效率会更低。

Ted

在一个机构中你认为什么会是你最大的挑战呢?

卓利

在机构中最大的挑战是人才。我们需要发现并留住人才。我们需要为了人才撒最大的网。我们需要确保我们在不断向外推广。如果我们有最好的人才,可以把他们留下,并避免矛盾的话,我感到很好,因为那就能为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创造最高的回报。那是真的取决于人才。

Ted

在业务上你觉得什么是最让你激动的呢?

卓利

在业务上最让我激动的是我们可以在世界上有所作为。我们和伟大的客户一起工作,进行医学研究、提供奖学金、支付养老金。当我来到康桥汇世的时候,我回想起我刚刚告诉过你,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然后什么是对我来说最有吸引力的:我们在世界上能有所作为,我们有很出色的投资平台,我们有很好的同事,我们没有矛盾冲突。我们最近在做一个内部研究,试图发现除了薪资之外,有什么其他重要的方面能够让康桥汇世变成一个有吸引力的地方。我认为,很大程度上,这可以归功于和我们的客户、同事一起愉快地为世界做些有意义的事。

 

能够有所作为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并且我是非常有竞争意识的。我们能够和客户一起工作来创造额外价值,我感觉这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了。能够与机构和资产拥有者一起为这个世界做点好事的感觉真的很棒。

Ted

好的,大卫,让我们留些时间来聊一些结束问题吧。

卓利

好啊,当然可以。

Ted

在你工作和陪伴家人之外,你有什么喜欢的爱好或活动吗?

卓利

瑜伽和冥想吧。我发现那样的活动能够给我一个空间,让我想一下我和他人在每日的交际中是多么的享受。它能让你想象你就是卡尼曼,你能够有层次性和有策略性地想一些东西,而不是快速地思考战术。

Ted

那你是怎么练的呢?

卓利

结合着呼吸做动态瑜伽和阴瑜伽。

Ted

每天都做吗?

卓利

几乎每天都做。我每天几乎都在世界的不同地方练习。我通常都会练,除非在我飞了整夜的航班还要直接去工作的时候。

Ted

最让你生气的是什么事呢?

卓利

最让我生气的是人们会假设自己知道别人的意图。我不用知道你的意图,你也不用知道我的,我们应该给人一种怀疑的感觉。当我们互相猜测意图的时候,那么这就特别具有破坏性了。

Ted

你最大的投资忌讳什么呢?

卓利

投资上,最让我忌讳的是,人不谦虚。我们每个人在投资上都会犯错,对此我们应该保持谦虚的态度。我们应该从中学到什么,并通过这些错误来让我们变成更好的投资者。当我们在做投资组合的时候,对于我们不知道的方面我们应该要保持谦虚的态度。承认我们不知道一些事情,对于我们正在承担的风险来说,其实是合理的。

Ted

你最喜欢的书是什么?

卓利

是卡尼曼的书。我是和特韦尔斯基一起看他的文章合集的,我认为它真的是一本很棒的书。如果你慢慢读这本书的话,你就会发现他把很多问题梳理清楚了,能够帮助很多人进行理解。我认为它真的写的很好。

Ted

那么你从父母那里都学到了什么?

卓利

那里学到了职业道德。她是医院里信息技术部的一名项目经理。他们在医院里忙得团团转。当医院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交流,他们会熬几天夜来解决问题。她一直做到她七十多退休的时候。几年后,他们又回来找她回去工作,说“我们想让你回去。”那就是职业道德。从我父亲身上学到的是要亲切和友善。他每天都是这么做的,真的是为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并且我认为这两点是我们最应该带给这个社会的,我们要以这样的方式对待他人。

Ted

好的。最后一个问题,在生活上,有什么你希望能够更早学会的事情吗?

卓利

如何面对和处理压力吧。我希望在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压力。它真的是很有趣而且很……我认为瑜伽、冥想和呼吸都是这种形式的。一旦你掌握了怎么处理压力,对你来说,生活将是截然不同的,并且它会教会你怎么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Ted

你提到的瑜伽和呼吸等方法都是你想到可以帮助解压的方式吗?

卓利

还有运动,还有享受与你的亲人朋友在一起的时间,只是要注意你们在做什么和在哪里做。

Ted

好的,大卫。真的非常感谢你。

卓利

嘿,谢谢你,我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

 

 

本栏目中文版由上海浦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星华木兰资本联合赞助

 

 
 

 

资本配置者专栏:由Ted Seides于2017年创建,该音频节目致力于探索资产管理领域的最佳实践,并曾被巴伦杂志评为商业金融领域最佳音频节目之一。资本配置者栏目专注采访全球顶级资产拥有机构和管理人的想法及其背后的过程,了解这些资本“帝国”的守门人如何配置其时间和资金。除了他们的工作理念以外,你也可以了解到这些掌控巨额资本的人平时的生活。

 

 

Ted Seides:曾是美国对冲基金母基金Protégé 的创始人之一和联席首席投资官。在2010年,他被Larry Kochard和Cathleen Rittereiser在其所著的«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一书中列为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在职业生涯早期,他师从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在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进行公开市场基金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他也具有家族办公室的管理经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