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Ted Seides > 【对话1】康桥汇世CEO大卫·卓利:从价值派基金经理到资产配置顾问

【对话1】康桥汇世CEO大卫·卓利:从价值派基金经理到资产配置顾问

卓利是全球投资公司康桥汇世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与一流的机构投资者和家族办公室合作,管理着定制投资组合,旨在产生卓越的业绩,从而扩大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大卫与康桥汇世的领导者一起制定和执行公司的战略,提高公司的能力,改进公司的流程。大卫拥有25年的投资经验,其中包括在康桥汇世的年任期。

我们的对话涵盖了大卫从事价值投资的经历,包括他在职业生涯早期调整风险承受力的重要经验。我们讨论了康桥汇世的历史、创造巨大投资回报的关键因素、经理人的选择过程、大卫承担的共同投资、长期投资的经理人、对冲基金、固定收益、创新以及未来业务的机遇和挑战等话题。

 

Ted

大卫,非常感谢你的到来。

卓利

这是我的荣幸。

Ted

让我们从头谈起,在这个行业你是如何开始的?

卓利

这很有趣。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的分析能力很出色,竞争性也很强。在我小的时候,我是一名篮球运动员。但是作为一个只有六英尺高的人,我的篮球梦不会持久的。当我去德克萨斯大学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自己的职业生涯,我很希望自己将来可以从事依靠大脑分析的工作,因为这是我很享受做的事情,但是仍具有一些竞争性。当我慢慢了解投资领域的时候,我就明白要去争夺价值优势,获得超额收益,因为这是一种稀缺资源。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调整自己竞争性思维的方式,可以让自己做一些自己心中真正想做的事情。

Ted

你是怎样开始的?

卓利

80年代末,我从德克萨斯大学毕业。那时德克萨斯州出现了经济衰退,油价下跌,房地产崩溃。当时,我不知道很多朋友都去了商业银行。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就去了一家在奥斯丁的小型区域经纪公司,在那里待了三、四年。在那之后,我决定回到我的家乡沃斯堡市,开始为我的朋友、亲戚和沃斯堡地区的其他私人客户管理资金,基本上算是建立了一个为私人客户运营价值股的业务。尤其是在90年代末期,运营价值股真的很有趣。在这段时间里,我买入了股息为8%,收益率为10%的股票,还买入了低迷的、低于账面价值的能源股,也买入了一些可以让你分拆公司然后获得2到3倍收益的股票。

 

看起来很容易赚到钱,但是当你进入1998,1999, 2000年的时候,这些股票就产生了负回报率,而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作为“价投标杆”的50支股票(nifty-fifty)在产生正回报率。当时的情形就好像,几乎每天起床,你都在想你的工作是否能够持续到明天。但是幸运的是,大多数客户都留了下来,我也学会了如何向客户阐明我当时正在做的事情。那些留下来的客户在2000年和2001年取得了巨大的回报,而当时其他人都在承受市场大幅下跌的痛苦。我从中学到的一个主要教训就是你的风险承受力和视野必须要比那些资产所有者要更大、更远。

 

我发现当时我们真的拥有很便宜的股票,这些股票最后都取得了很好的结果,但是那些不能承受2到3年风险压力、与我在1999和2000年解除合约的人,在2000年和2001年遭受了巨大损失。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所经历的困难时期,相比之下,我和我的客户所经历的困难和风险还更轻一些。然后我就带着这些经验教训来到了康桥汇世,我开始为那里的客户工作。

Ted

在这个时期,朱利安·罗伯逊也经历了相同的痛苦遭遇并关闭了老虎基金。你所说的这些信息想表达什么意思?

卓利

这些信息解释了我们在做什么,我在努力实现什么,为什么我们认为这些想法会成功。人们天生就知道买便宜的资产比买昂贵的资产好。你必须提醒他们哪些资产是便宜的,为什么它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便宜的价格,这最终都取决于我对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很多自信是建立在人际关系、信任和时间上的。你谈到朱利安倒闭了,这是真的。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我可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是一个超级篮球迷。我的妻子和我曾经在NCAA锦标赛的第一个周末去拉斯维加斯观看了所有的比赛。真是很壮观的赛事。

 

在2000年,他们的股票价格真是跌到底了,这也反映了当时的状况吧。我不会忘记当时我抬头看了一下罗素2000指数,再说一次,我不清楚我的记忆是否准确,但是非常乐观,我记得它上涨了2%,3%或者是4%,而那时纳斯达克指数是下跌了3%或者4%。我说,“要结束了,泡沫就此结束了。”

 

在一两周内,泡沫就结束了,达到了纳斯达克的最高点,开始了价值的巨大反弹。

Ted

你一直向前奋斗着,让和你坚守在一起的客户从中得到了很好的经验。

卓利

对的。

Ted

你又是怎么从那里去了康桥汇世的?

卓利

2001年的时候,当我们的努力开始得到回报的时候,我开始想,我真的应该去做一些更大的事情。我不知道“大”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它要比在沃斯堡市和德克萨斯州经营私人客户资金要大得多。我的一个朋友和我聊过,他建议我回去读研究生,读个MBA是个好主意。所以在2001年,我又回到了德克萨斯大学,读了个商科硕士学位。从那以后,就非常有趣了。我再一次关注了投资。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在投资方面有所作为。关于这一点我从没想过要改变。我想一直从事与投资相关的事情直到我死去那一天。

 

但我真的很幸运,遇到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人。我读硕士的最后一年在德克萨斯州的教师退休系统做实习,当时吉姆·希勒是里面的首席投资官,他是一个非常绅士的人,他现在是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的首席投资官。当我的实习期快结束的时候,我想寻找一个新的职位,他和我进行了交谈,他知道我不想在德克萨斯教师退休系统继续工作,因为这里没有太多让我感到有挑战性且受到激励的东西。我们讨论了我的未来职业生涯规划,他说,“大卫,我认为你应该去和康桥汇世聊一下”。然后我一脸茫然的问道,“我对康桥汇世毫无概念,它是做什么的?”

 

他给我介绍了康桥汇世,我说,“那太棒了,但是为什么德州的教师退休系统不使用康桥汇世的服务呢?”他说:“确实不错,但是他们收取费用,州政府是不会批准的。”正好那年,我的两名康桥汇世同事,布鲁斯·迈尔斯和克雷格·怀特,也在德克萨斯大学的校园里招人,因为他们要开拓德州的业务。他们需要不介意到德州与客户开展工作的人,而且他们还有更长远的计划——在达拉斯开设一个办公室。

 

当时,我经历了康桥汇世的所有面试程序,大概有30个面试,我不知道面试什么时间会结束,我心里只觉得我很喜欢当前听到的有关康桥汇世的情况。三件事吸引着我想去康桥汇世:第一,为那些能够改变世界的客户进行机构资本投资;第二,有非常棒的同事;第三,没有冲突。我不需要推广产品,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不需要推广产品,这对我和同事都很重要。

 

 

本栏目中文版由上海浦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星华木兰资本联合赞助

 

 
 

 

资本配置者专栏:由Ted Seides于2017年创建,该音频节目致力于探索资产管理领域的最佳实践,并曾被巴伦杂志评为商业金融领域最佳音频节目之一。资本配置者栏目专注采访全球顶级资产拥有机构和管理人的想法及其背后的过程,了解这些资本“帝国”的守门人如何配置其时间和资金。除了他们的工作理念以外,你也可以了解到这些掌控巨额资本的人平时的生活。

 

 

Ted Seides:曾是美国对冲基金母基金Protégé 的创始人之一和联席首席投资官。在2010年,他被Larry Kochard和Cathleen Rittereiser在其所著的«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一书中列为顶级对冲基金投资者。在职业生涯早期,他师从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在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进行公开市场基金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他也具有家族办公室的管理经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