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Ted Seides > 研究加密货币、机器人、自动驾驶的卡耐基基金会

研究加密货币、机器人、自动驾驶的卡耐基基金会

 

管理钢铁大王遗产的基金会

美国钢铁大王安德鲁·卡耐基广为人知。他一生慈善,在世时就捐赠良多。在其生命尾声,卡耐基决定用其仅剩的1.5亿美元,成立慈善基金,永久运营。卡耐基基金会(Carneige Corporation)于1911年成立,目前已有百余年历史。按照基金会的政策,每年要捐献其资产的5%。在不断进行捐赠后,基金会仍然拥有35亿美元资产。

钢铁大王  安德鲁·卡耐基

 

目前,卡耐基基金会的投资由其首席投资官金姆·刘女士负责打理。金姆进入投资领域已有近30年经验。90年代初期,她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进入了福特基金会进行科技股投资。从2000年开始,金姆转为为福特基金会进行私募股权投资。在福特工作13年后,金姆加入了爱伦.舒曼(Ellen Schumann)领导的卡耐基基金会投资团队。舒曼在此之前曾在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为大卫.史文森工作,她将史文森的捐赠基金投资理念带入了卡耐基。在金姆看来,福特基金会和舒曼领导下的卡耐基基金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投资理念和方式。从金姆的视角,我们可以同时了解美国两种不同基金的投资方式,也让我们从另一个视角了解捐赠基金模式的鼻祖史文森的投资方式。点击此处收听原版采访

 

 

截然不同的卡耐基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

 

金姆·刘

当金姆在福特基金会时,福特基金会采用了相对传统的投资方式,主要配置在传统的资产类别,例如股票和债券,而并没有大量配置对冲基金等另类资产。当时福特的首席投资官认为,从另类资产中获得的也可以从传统资产中获得。在这一理念下,首席投资官要做的是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决定各类资产的配比,例如是配置60%股票、40%债券,还是60%股票、30%债券和10%另类资产。在决定配置后,首席投资官授权不同的资产类别团队执行这一配置。不同资产类别的团队相对独立,仅需要了解自己负责的资产类别下的投资,而无需了解其他资产类别的情况,因此团队之间的合作也较少。所以,这一方法下要求首席投资官有很强的战术配置能力,并且不同资产类别下要设置专业的团队。 相对而言,这样的组合波动性更强。

 

卡耐基基金会 ,舒曼借鉴了史文森发明的“ 耶鲁模型 ”。耶鲁模型是一个相对分散的投资组合,投资于各类不同特征的投资(idiosyncratic investments)。从策略的角度讲,耶鲁模型和福特的理念恰恰相反。耶鲁模型将组合视为一个统一的组合。虽然不同资产类别可能有具体的团队负责,但是投资委员会必须审视不同资产类别下的每一个投资,并对不同的投资之间进行对冲。耶鲁模型下的投资团队对投资组合有着全面的掌握。

 

在卡耐基基金会,每一项投资都需呈送投资 委员会 批准。虽然如此,但由于委员会充分信任投资团队,自金姆在卡耐基基金会工作开始,只有一项投资没有被委员会批准。而在福特基金会,只有委托外部公开市场管理人管理 2亿 美元以上的决定需要经过投资委员会批准,基本上绝大多数的投资决定是由首席投资官做出的。

 

对于金姆来讲,投资方法千千万万,各有其道理,没有绝对的好与坏。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机构的投资策略,关注如何执行自己的投资策略以及如何持续地执行。卡耐基基金会能够采用耶鲁模式的投资,得益于基金会对于长期理念的坚持,不仅体现在投资上,也体现在基金会其他方面的管理上,例如捐赠的方向、对创始人卡耐基的理念的坚持。

 

担任首席投资官:对另类资产的偏爱
 
在舒曼退任首席投资官后,金姆和她的同事兼好友梅瑞迪斯.詹金斯(Meridith Jenkins)一起担任联席首席投资官。这是一段不寻常的经历,这在美国的投资机构里也是不常见的。通常投资机构只有一位首席投资官来承担投资工作的责任。联席首席投资官则意味着将这一责任分摊,如何让两人同时为投资工作负责,而不让另一方感到更多或更少的责任是一门学问。金姆和詹金斯将两人的合作关系推向了极致,适合有类似问题的机构参考。关于两人如何分配工作,可以参见这一集的音频内容。

 

在担任联席首席投资官5年后,詹金斯离开了卡耐基基金会,成为了纽约三一教堂的第一任首席投资官。金姆则成为了卡耐基基金会的唯一首席投资官。

 

成为首席投资官后,金姆的变化在于她需要花更多时间来思考资产配置,以及培养团队。作为史文森的信徒,金姆继续在卡耐基施行耶鲁模型。但是,史文森在耶鲁使用的方法并不完全适合其他机构,需要在执行的过程中进行改良。例如,耶鲁每年都会收到捐赠,而 卡耐基则没有除投资以外的资金流入 ,只有流出。35亿美元的管理规模在诸多机构投资人中是一个 不起眼 的存在,金姆和她的团队需要说服优秀的资产管理人接受他们的投资。

 

但规模小有时候也是一种优势,卡耐基可以投资于一些另类的小机会,这对于单笔投资需要达到一定规模的大型投资者来讲是不可能抓到的机会。相对于有效市场,卡耐基花更多时间去研究那些另类的低有效性市场。例如,从2012年起,卡耐基就开始研究拉丁美洲市场,但是直到2016年后期,卡耐基才投出了在这个地区的第一笔投资。它投资了秘鲁一家只有2000万美元规模的资金。对于管理200多亿美元的耶鲁大学,这样的小机会是不值得去投入时间的。再譬如,当其他投资者都在观望或恐慌时的阿根廷大选前,卡耐基投资了阿根廷市场。金姆也喜欢投资那些初创还没有业绩去证明自己能力的基金。在这样的市场里,有效性不足,所以能够创造额外的收益。卡耐基也愿意让自己投资的基金集中仓位,做一些看起来不合理的投资。这样的投资只有那些长期资金,并且不以对标某一指数为目标的资金,才可以做的到。因为卡耐基资金的长期性质,他们愿意花时间去等待一项投资结出硕果,也愿意在投资前花长时间做研究。

 

在正式进行投资前,金姆和她的团队会花时间去教育投资委员会新的投资趋势。当机会来临时,投委会也能认同投资团队的判断。为在投资中加入异质的、不相关的因素,金姆总是欢迎她的团队带给她一些奇怪的想法。之前金姆的团队已经做过了加密货币积极投资/消极投资机器人房地产自动驾驶等方面的研究。采访时,他们正在就人口变化、零售行业进行研究。他们还会对其他的一些有意思的主题进行研究,例如千禧一代如何思考住房,以及这种想法对城市的变化。虽然这些课题不会对当下的投资产生直接的影响,但是这样的研究会促使投资团队更积极地思考未来的可能性。

 

卡耐基当前的投资组合挑战

在采访时,卡耐基基金会对外投资了 120个左右的基金 ,横跨 8个资产类别 ,在每个资产类别平均有10-15个基金。在有些资产类别里,卡耐基配置了超出平均的基金,例如在风险投资领域,它可能配置了10个美国市场的基金和10个新兴市场的基金。在对冲基金组合里,它只有10个左右基金。在房地产领域,它配置了10个左右基金。它也在资源领域配置了10个左右基金。

 

金姆希望未来能在更为另类的资产里配置更多资金,目前仅有5-10%左右的资金在这个领域。随着资产收益率渐行渐低,而基金会每年5%的捐赠目标不会随之减少,金姆认为只有投资更多这类另类资产才可能获得足够多的回报。这就是金姆带领下的卡耐基基金会对于捐赠基金模型的改良。

 

资产管理极大地依赖于基金经理的能力。通常,基金经理退休时,他的基金就被关闭了。也常常可以看到从一些成功的基金出来的员工创立的新基金。在这个领域近30年的经验,让金姆看到了大量这样的案例。常常人们认为从大基金出来的小基金会复制大基金的理念,但是金姆所看到的是小基金与其原来所在的大基金有着巨大的不同。当然有时候这些小基金有着与大基金类似的基因。这种情况下,如果要增加对于已关闭的大基金的配置,可以配置于那些离开大基金的小基金。与一些投资者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金姆作为资产的受托管理人,不喜欢投资所谓的“one man shop”(一人基金)。如果在非常看好的情况下,她宁愿只投资一小笔钱给这一位基金经理,在他更为成熟时,投入更多资金。

 

在刚接手成为联席首席投资官时,这也是金姆遇到的重要问题。当时卡耐基基金会组合里的大量基金面临 接班人 的问题。而且这也是一个普遍问题,在各个资产类别里都存在这一问题。金姆和她的团队不得不从那时起开始寻找与现有基金略不一样的基金,来逐渐替换这些面临接班人问题的基金。所以,在构建基金组合时,也要注意基金经理的年龄问题, 搭建不同年龄梯队的组合

 

 

这也是投资带来的乐趣,虽然很有压力,但金姆热爱投资中时时刻刻带来的新问题与挑战。

 

如何挑选投资团队成员

作为资本配置者,需要有 宏观的长期视角 。这也体现在投资团队成员的选择中。虽然投资团队的主要任务是挑选基金投资,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只要认识这个领域的所有基金经理就足够了。他们要懂得比这更多。例如,负责房地产投资的成员,除了知道谁是最好的房地产基金经理以外,他还要知道未来的城市规划、交通会是什么样子,未来会因此做何种变化,这种变化何时会发生。这样才能在投资时适应未来的变化趋势。未来的变化发生需要时间,不一定体现在现时的主要组合里,但是可以做一些边缘的配置。

 

在投资行业,通常人们认为经验造就好的投资回报。但是,金姆认为,为了应对未来的变化,需要在团队中加入年轻血液。在打造团队时,金姆注重让团队始终有新的年轻成员进入,在现在快速变化的时代,金姆认为这将变得更加重要。

 

 

 做一个有意思的投资人
在我们印象里,资产管理行业的人似乎是刻板、枯燥的。其实不然,他们有着有意思、愿意接受挑战的人生。金姆也一样。她在50岁时,做了一个50个不曾做过的事情清单,期望在50岁以后的人生实现。这个清单里的事情有大有小,有免费的,也有需要花钱的,有的甚至会让她觉得极度不舒适,例如乘坐无门直升机环纽约游,但它们都是有意思的事情。她也爱美食,去香港时会去吃云吞,在纽约偶尔会去米其林餐厅尝试。她会立下每月行走100英里的目标,也会参与拳击训练。虽然运动不是她的最爱,但她也有最爱的运动员,网球选手威廉姆斯,最难忘威廉姆斯在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公开赛的瞬间。像平常人一样,她也沉迷于电视剧,例如«权力的游戏»。虽然管理着令人尊敬的卡耐基基金会35亿美元的资产,她更像是一位身边有意思的朋友。

作为美国少数族裔的第二代移民,金姆.刘的成功是令人尊敬的,她获得«机构投资者»杂志授予她的“2017年度捐赠基金和慈善基金首席投资官”称号可谓是实至名归。她在经历了两种不同的资产管理理念后,选择采用史文森创立的捐赠基金模型来管理卡耐基基金会,并不断根据在实践中遇到的挑战加以改良,不断加入另类的一些投资机会。更重要的,她是一个让你觉得有意思的人。

 

 

 

 



推荐 0